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7月31日

在当雷达兵的日子里

阅读数:692  本文字数:1893

人在旅途

江星涛

1963年间,海峡两岸形势骤然紧张,蒋军反攻大陆的气焰甚嚣尘上,而内地人民又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。当时正是我高三毕业之时,面对祖国召唤,我毅然报名应征入伍。

我来到了海军东海舰队训练团,这里有灯光旗语信号兵、电台报务兵、轮机油机兵和防化兵等诸兵种。除新兵外也有众多老兵,星星点点的校尉级军官,不时来到练兵场上。场上热气腾腾:号令声、喊杀声此起彼伏。只见几个老兵抓住悬人滚圈一下子滚到了广场尽头,我既好奇又佩服。又见老兵队伍在行进中格外整齐划一干练漂亮,我更加羡慕和感动;在我第一次摸到沉甸甸的冲锋枪时,内心猛然觉得:我长大成人有责任担当了。随后在进行了紧张的内务 、队列和射击等训练后,我被分配到雷达分队,又进行严格的专业学习。

走进正在开机的雷达机暗房,只见数只偌大高耸的灰色铁柜,整洁闪亮地序立在中间,威严无比,深不可测。当我面对荧屏及其周围近百个旋钮和红绿灯,又一时惊呆了:屏面荧光闪烁、波线旋转、嗡嗡作响的细微低沉声更使人神秘莫测。领队的教员似乎看透了我们急欲释疑疑虑,亲切地安慰大家:“不要急,慢慢来,只要肯钻研可以学会的。”

回到教室,李教员郑重地对我们说:“雷达兵是千里眼,是上级指挥机关的耳目,更是首长的决策参谋,其地位作用显赫。为了不负祖国人民的重托,你们唯有刻苦学成结业后,才有资格坐镇这个观通岗!”回味教员的叮嘱,我感到责任重大、振奋异常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千方百计掌握雷达机的结构原理,熟练操纵,当一名合格的雷达兵!教员第一课先从电的基本知识开始,再逐渐导入无线电原理,然后进入焊接收音机的电阻、电容、线圈等组装实践;又从电磁波的发射、返回到接收、显示等一系列理论和路线图,随时和机器操作的实践活动紧密结合。通过一年时间的基础训练、课上课下不间断“加班加点”的死记硬背和活学活用,终于在基础知识、熟练操纵、排除故障、识别跟踪目标等项的考核中,取得了优秀的结业成绩。

正当我们将奔赴沿海各观通站时,上级传来了台湾派遣的“满庆生”号匪船,在袭扰启东吕四渔场时,被我人民海军一举跟踪俘获的消息,我们顿时欢呼雀跃,异常兴奋。我和另外2名启东藉雷达兵被分配到苏北沿海首个如东县北坎海军观通站。其时启东的塘芦港(海丰)观通站也即将建成。

北坎站位于如东县最东测海堤处,对面东北向是韩朝日,东南向便是近邻启东的吕四海域。我第一次到站时,正是涨潮时分,只见堤外一片汪洋,波光鳞鳞,待下午退潮后,沙滩和沉积船只等或明或暗的躺在那里。这里水文潮汐和沙滩多变,海况复杂。除冬季外,各地渔船成群结队在外海出没。此时,我联想到类似蒋军的海狼艇混入渔船中,窜到这里“抓一把就走”还会大有发生的可能,于是我不禁更加警觉了起来。

也许军方高层早就洞察了这一切,所以提早就布防了棋局。在苏北沿海启东如东等一线,都先后设置观通部队。就在我们进驻北坎后不久,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等首长,都先后前来视察,我们有幸见到了海军上层首长,备受鼓舞!

走过了建站初期“学工学农”、垦荒种菜等艰苦奋斗和紧张备战的阶段,我们终于迎来了雷达天线在60米高塔上旋转了起来。在雷达显示屏上,形似半岛三面环水的启东陆地,正昂首延伸在黄海东海的交界处,煞是雄伟!只见吕四外海成片渔船在穿梭云集,随时变幻。我们格外注视着独立独行、然后混入船群的可疑目标。雷达兵的天职是:发现、跟踪和识别判断目标。一艘渔船、货轮或舰机等,在圆圆的显示屏上不是电视实像,而只能是一粒芝麻大小的亮点,要及时发现,正确识别,判明性质,非得有长期经验累积和理论要素结合,包括回波的强弱、亮度、稳定性和航向航速等综合考虑,才能完美得出结论。在值班中,我们有时还发现东北向公海低空,常有不明飞机贴近我领海往返飞行,雷达分队长立时提醒:这是电子侦察机在搜集我信号,快把天线暂移!我们顿时恍然大悟,又增长了见识。

那时台湾海峡仍处在国共内战的延续,尤其是处在军事斗争前线的雷达兵,直接参与到了这场血与火的战斗中,其时台湾蒋军的“章江号”、“剑门号”军舰,在台湾离岛隐而不发,欲待机偷袭我军。此时我海军雷达兵在跟踪数天后,终于发现其出动之时,于是我军原先设伏的数艘炮艇,快速以集中火力、夜战近战、以小搏大的战术,先后把这两舰击沉在内海。这就是著名的“八六”海战。自此以后,蒋帮的反攻大陆计划终于偃旗息鼓了。去年习近平主席接见并授勋的战斗英雄麦贤德,就是此次战斗中头部负伤、顽强战斗致胜的轮机兵,祖国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位55年之前的英雄。

6年的部队生活后,我离开了这个心爱的岗位,含泪道别了战友,告别了部队。临行时我思绪万千,又一步一回头的注视高高的雷达天线,直至渐行渐远,眼泪满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