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7月31日

八一前夕倍思亲

阅读数:235  本文字数:1006

走近记忆

沈晖

每年八一节来临之际,五十多年前东海哨所解放军海上救我的情景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那年端午节前一天,我正在大丰乡东兴村小学读四年级。为了参加学校运动会踢键子比赛,需做一个鸡毛键子,因缺鹅毛管,就与邻居家的东华哥哥约好,准备第二天到东海滩头去捡鹅毛管。

六十年代农村里有自行车的人家不多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偷偷拿着三只粽子喊上东华匆匆步行出发。我俩都是第一次去看海,因此,对大海充满着好奇、憧憬。于是,两人蹦蹦跳跳,10多里路不到1小时就到了。

登上海堤,海风习习。向外眺望,一轮朝阳喷薄而出,远处海面波光粼粼,白帆点点。滩涂上,一群年轻人正在挖贝。我和东华沿着海滩一会儿拾鹅毛管,一会儿捉蟛蜞,一会儿看海鸥,玩得忘乎所以。

时近晌午,打渔的肩扛渔网向堤岸走去,因为他们晓得大海要涨潮了。可我俩小、不懂潮汛,只顾在海滩追遂、玩耍。这时,老天突然变脸,刚才还是艳阳高照,倏地乌云翻滚,天顷刻暗了下来,远在天际的潮水像一条银色的巨龙滚滚而来。这时,我俩都懵了。两人急得哇哇直哭。

潮水铺天盖地而来,一会儿海水淹没了我俩膝盖,一声响雷,大雨倾盆而下。真当我俩急得喊爹喊娘、一筹莫展的时候,隐隐约约看到远处一个身穿雨衣的向我俩奔来。走近时这才看清是个头戴红色帽徽的解放军。他俯下身子,摸着我的头安慰我别哭,一边背起我,一边拉着东华,快步向哨所走去。

虽说哨所离海岸不远,但在风雨中行走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。来到哨所,另一位高个子战士连忙帮我脱了湿衣服,用干毛巾将我身上擦干,并将他们的衬衫给我们披上,然后亲切地问起我俩出海的原因。

外面大雨滂沱,潮水猛涨,我在慌乱中,随带的3只粽子早已弃之大海。这时,才觉得肚子咕咕地叫起来。两位解放军战士知道我俩还没吃上中饭,连忙端出香喷喷的米饭和红烧肉。

从两位解放军战士的对话中,知道高个子叫小童,另一位小个子叫小吴。在我俩吃饭时,他们搭档用电吹风将我俩湿衣服吹干。

半个小时后,太阳在云中露出了笑脸。我俩起身道谢告辞了解放军。

当时由于瞒着父母旷课看海,因此回家后我对家人一直守口如瓶。直到第二年我写的一篇《雨中情深》的作文,才揭开了看海遭遇的秘密。为了答谢哨所军人,第二年端午节,我父亲特地借来一辆自行车,拎着一篮粽子,带上我去答谢哨所军人。但赶到东海营房哨所时,去年救我的两位战士均已退伍回家了。没有见到风雨中救人的亲人,留下了终身的遗憾。

由此,每当东疆大地芦叶飘香的季节,我总会想起东海营房哨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