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7月31日

我家的军歌会

阅读数:349  本文字数:926

踏歌岁月

王举芳

父亲喜欢唱军歌,因为他是一名老兵。那些或是激昂或是深情的军歌,自小也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。

记得我学会的第一首歌是《我是一个兵》:“我是一个兵,来自老百姓,革命战争考验了我,意志更坚定……”在父亲的带动下,弟弟和妹妹也喜欢上了军歌,每逢节日,特别是八一建军节,我家必是“军歌嘹亮”。

父亲第一个出场,他唱的第一首歌必然是《我是一个兵》。妹妹是学校乐队的鼓手,她敲打着节奏,我和弟弟还有母亲拍手应和。父亲声情并茂地演唱,一曲唱罢,父亲的脸上洋溢着光芒,好像又回到了18岁那年参军的场景。

我最喜欢《咱当兵的人》那首歌:“咱当兵的人,就是不一样,头枕着边关的冷月,身披着雪雨风霜。咱当兵的人,就是不一样,为了国家安宁,我们紧握手中枪……”军人那飒爽的英姿、奉献的情怀令人敬仰,让我也分外向往能成为一名军人。

18岁那年,我怀揣着当兵的梦想报名参军,可惜体检的时候被刷了下来,因为我是平底足。这成了我深深的遗憾。父亲把部队的生活说给我听,我和父亲俨然成了“战友”,我和父亲经常合唱《咱当兵的人》:“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,都在渴望辉煌,都在赢得荣光。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,一样的风采在共和国旗帜上飞扬。咱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!”听,我的高音多么嘹亮。

弟弟是个男孩子,却喜欢那些舒缓的军歌,比如《相逢是首歌》:“你曾对我说相逢是首歌,眼睛是春天的海,青春是绿色的河。相逢是首歌,同行是你和我,心儿是年轻的太阳,真诚也活泼……”我总“耻笑”他没有男子汉的气概,他反驳说男儿更应有柔情满怀。

妹妹不似我这般“刚烈”,她喜欢唱那种动情的军歌,一曲《为了谁》,常常唱得我们泪光盈盈。“泥巴裹满裤腿,汗水湿透衣背,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却知道你为了谁!为了谁?为了秋的收获,为了春回大雁归,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,望穿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归……”

母亲不喜欢唱军歌,她说她五音不全,怕好歌也被她唱跑调,但我们都知道,她才是父亲此生最亲密、最长久的“战友”。“多年过去,我们战友大多回了家乡,有了自己的工作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多年以后,那些平平淡淡的日子里,是否还能想起我,曾经同甘共苦的战友……”父亲满怀着对“战友”的深情,唱起了我们家庭军歌会的最后一支歌。

一首首军歌,声声唱出的都是军人的心里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