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5月22日

手绢沾上岁月的风尘

阅读数:593  本文字数:1195

王珉

若干年不见手绢,我却一直对它有种莫名怀恋。一方小小的手绢,可以联系到《色戒》,张爱玲、李安、王佳芝、易先生,以及那句经典名言“人生就是一件爬满虱子的华丽袍子”。《金锁记》中七巧的代言词:“窄窄的袖口里垂下一条雪青洋绉手帕,身上穿着银红衫子。”那蕴藏着缠绵悱恻的故事,或甜蜜,或深情,或怨怼,或感伤……丝丝缕缕,流淌着风雅古韵,好似民国妙龄女子,裹一身玲珑旗袍,玉手纤纤捏着轻柔的手绢把玩,娉婷飘过眼帘,予人无尽遐想。

前些年,我到韩国旅游,在首尔的商场邂逅上百条五彩缤纷的手绢,和着漫天没有化尽的雪,真是一场别样的美丽。小小手绢摆放在显眼位置,瞬间将我和母亲的记忆拉回幼儿园时期,老师教大家唱《丢手绢》:“丢、丢、丢手绢,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,大家不要告诉他,快点快点抓住他……”童趣犹然在眼前,一晃却如隔世,竟然在异国相见恨晚。

犹记得小学,我喜欢上邻座聪慧的女生,她却因划片转学情深缘浅。道别时,她送我一个小礼物盒子,恰逢考试,我接过礼物说道谢,就跑回教室。当时我还小,满脑子只有考试,考完打开礼物,才知道是美丽的手绢。懵懂于我,深情于女孩,一转身再也未曾相见,礼轻情意重,尤其是人生首次受到同龄女孩赠与。

往后,似乎再也没有人送我手绢,生活中反倒充斥了各种一次性纸巾。纸巾方便携带,随用随丢,丢着丢着,记忆也似乎被弄丢了。

手绢,“巾”最早记载于先秦,到了东汉,“巾”的一种演变为手帕。汉乐府长篇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中“阿女默无声,手巾掩口啼”,“手巾”用来擦眼泪。《红楼梦》中贾琏垂涎尤二姐的美色,见尤二姐“手中拿着一条拴着荷包的手巾摆弄”,就进行撩拨挑逗,然后“暗将自己带的一个汉玉九龙佩解了下来,拴在手巾上”,不知不觉成了爱情信物。欧洲的手绢,最早出现在中世纪,那是贵族荣誉的象征。到了16世纪,法国贵族用浸过香水的手绢和平民百姓划清界限。18世纪,手绢才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我曾听母亲说,上世纪80年代,花手绢在马尾辫上扎个蝴蝶结,一条淡黄的手帕,只是随意地一绾,青丝弥漫,飘逸动人,堪称时尚之举。90年代我刚出生,那时身边的亲人,无论男女老幼,都喜欢用手绢。手绢是生活日用品,亦是装饰物,素雅中演绎别样风情,系在手腕上,像件别致的手饰,俏丽活泼。

我在韩国邂逅的手绢,像极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,摸着手绢我联想到陆游在沈园偶遇前妻唐婉后,写的那首凄婉的《钗头凤》:“泪痕红浥鲛绡透”。“少用纸巾、多用手帕”已成世界环保潮流,虽然品牌是法国巴黎的,但价格亲民,我依然买了几方,带回给身边的女性朋友。从巴黎到首尔,周游列国的我,不禁深深怀念当年送我手绢的小学同桌。

张爱玲晚年远在美国孤苦伶仃,那身影似乎是易先生把手绢递给王佳芝。诗人木心也说:“从前的手帕也好看,最是那低眉的女子,精致的,一针一线。”优雅时代一去不复返,但人们游历了五光十色的环球世界,却越发怀念那种简单与宁静的田园生活,也越来越喜欢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