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5月22日

难忘父母

阅读数:950  本文字数:649

顾惠兰

 

我家老宅位于原来决心乡十四大队二小队。老宅四周有一个长方形的水厅宅沟。父亲喜欢种植果树,在屋前4亩多地种满了桃树、梨树、李树、橘树……一年四季花果飘香。父母离世已经20多年了,但在当地,只要提起我父母亲顾邦治、张桂芳的名字,几乎家喻户晓。

父母热心好客。想当年,左邻右舍经常到我家串门,父母亲总是热情招待。每当水果成熟的时候,父母亲总乐意和邻居们一同分享,尤其是秋天,父亲拎着满篮子的橘子,在大队里挨家挨户上门分发。令人十分感动。

还未解放时,家里很穷。父母养家很艰难。即使在这样的家境下,父母对革命干部无比热爱。据说,当时启西区指导员顾某某全家老小都住在我家里,三杰村里许多共产党员、游击队员,经常在我家里开会和吃住。父亲有时整夜帮他们站岗、放哨,防止敌人来袭。

解放以后,我的父母亲一直在家务农。父亲在生产队里当记工员,母亲勤劳朴素,每年被生产队里评为积极分子。1955年饼港造闸以后,每年水没就少了,我家两小间五路头土坯房在该年的冬天改造成四间五路头朝南瓦房。分田到户后,父母亲除了种庄稼,还种植各种水果。宅后2亩多竹园,宅前4亩都果园,宅上井井有条,绿树成荫,乌语花香,众人啧啧称赞。

父亲一直教育我们要走正道,不要忘本。我10岁才上学,中途跳了几个年级,因家境困难,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务农。后来当了小队会计,期间每天最先上工,最迟放工,一年到头没有停工过,全身心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。直至1958年夏天,经过县里培训,我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我的哥哥、姐姐、妹妹牢记父母的教诲,都在各自的工作中为社会作出了贡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