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5月22日

沙地瑰宝

——谈语言文学作品《东疆闲话》

阅读数:997  本文字数:1763

刘德昌

 

庚子鼠年春节后,笔者借以在家防疫抗疫之机,精心细读了由启东市广播电视台编著、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的《东疆闲话》一书,读后颇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,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此身在山中”和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感悟。

提起启东方言沙地话(亦称“土话”),在我步入记者生涯之前一向认为,只是本地人之间生活、工作或饭后茶余谈笑风声的一种语言表达方式,从未将它视为地域文化的一处艺术门类或流派,更没对其深思细虑,可谓听过话过一经而过,要说要话重新来过,很少顾及内缘络经。

只是没想到2010年9月底,市广播电视台本着“点击民生话题,解读方言趣语,追寻历史记忆”的宗旨,着力推出了一档题为“东疆闲话”的专栏节目。节目的语言全是启东方言沙地话,通俗易懂,亲切逼真,过耳不忘,让人心旷神怡;每句闲话搭配一个故事,既讲述了闲话的来龙去脉、内涵意义,又将人物的形象展现得多姿多彩、惟妙惟肖,给人以借鉴和引领的示范。作为曾经担任过乡镇有线广播节目编播员的我,由此而对家乡的老土话,更加增进了强烈的情感,进而成了《东疆闲话》一书的热心读者。

诸多热心听众、观众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知识分子阶层,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方言闲话遍布全国各地,隶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,能不能将嘴说的东疆闲话,录制成音频光盘,并汇编成纸质读物,以两者合一的方式让纯朴的乡音得以传承,永不失真?

为了顺应民心补齐这一短板,市广播电视台领导以“探究沙地文化根源,广集启东方言精华,服务东疆人民大众”为指导思想,专门组建了一个由10多名广电新闻工作者和资深方言播音员组成的采编团队。他们按照吴语系方言的分布范畴,先是分赴浙江的南浔、湖州、嘉兴,苏南的太仓、常熟、张家港、丹阳、句容,苏中的沙地闲话发源地崇明、海门及启东,屈指行程3000多公里,历时两年多,汇集了域外吴语方言上万例。返回启东后,分别在内容、词义和适用方式上,与启东沙地方言的词组进行逐一比对、补充完善和从读音上加以修正,并作了注释和举例解读,这才形成了《东疆闲话》的文字书作和音频光盘,给人留下了“千手观音”,字字值千金、句句似奇峰的感受。

这是一部来自长江东极江海大地的恢宏巨著,全书根据单词字数的多少,收集汇编了启东沙地方言常用语句1646例,共57万字。鉴于诸多话例的用字、音声及词义,均无公认的标准,因此编著者们在工作过程中,须得几经考察求证方才对号入编,以求取得文题相融、言简意赅、活学活用、立竿见影的示范效应。如第578条“五毒齐全”一例,仅用80多字就把蜘蛛、壁虎、蜈蚣、蟾蜍、蝎子等5种有毒动物,和吃、喝、嫖、赌、抽,坑、蒙、拐、骗、偷等10种社会丑恶现象、违法犯罪行为,批点得一清二楚,给读者、听众以深恶痛绝、防微杜绝的警示作用。

又如第845例“哭吡闹骚”,第856例“横横岔”,和第1344例“心里辣了来八索子”,编者则不惜笔墨,分别用了400多字、800多字和1300多字,犹如撰写“微型小说"似地作了较为详尽的注释和举例演绎,以求提升其堂堂正正做人、事必务真求实的感性认识。执行副总编,原启东广播电视台方言播音员朱正球(又名方亮)老师联系编著实际说:“编纂《东缰闲话》一书,是父老乡亲对我们的信任和重托,绝然不能‘横岔’马虎,否则将会闹出‘乌蠢教八哥’,‘歪嘴和尚乱念经’的笑话,在原生态的沙地文化史诗上,留下一个误人子弟的败笔。”言谈中的几句老土话,体现了编著们铁肩担重任、笔上献忠诚的责任感。

适逢“五一”劳动节,笔者带着《东疆闲话》与18位文友相聚在一起,谈笑风声间,一位退休记者模仿电视台《东疆闲话》专栏主持人,给大家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故事:给日子个点心朗快,木匠“老斧头”个奶末头儿子“小末狗”,带嘞“一家六门”到北埭朗个娘舅屋里吃羹饭。老酒吃个是“金六福”,“菜势”吃个是“十六二碗头”。“小末狗”边吃边话“外甥是牛,娘舅是塘”,“有福勿享猪头山”,“半斤八两”吃到肚皮里,“小末狗”醉来就像“死蟹一只”,回转路朗跑来“精赤骨立赤脚朴立倒”,“死划仰翘”个“跌嘞芦青脚棚里”,小倌娘子哭来“野鸡扫天”,“三条泯沟四条港”。邻舍人侪话伊是个吃酒“弗图伤势”个“呒头爿鬾”。饭后经当场验证,这一故事中的诸多沙地闲话,都在《东疆闲话》一书中分别找到了实例。这一巧合说明,《东疆闲话》既是沙地人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片断,也是几代沙地百姓集体智慧的结晶,更是一方乡音佳话的真实记载。东疆闲话,华夏瑰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