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1月23日

在医院过年

阅读数:301  本文字数:888

赵自力

谁也不想待在医院里,特别是到了过年的时候。我在学校当老师时,有年腊月快放假竟突发疾病,住进了县人民医院。经医生诊断,我患了神经系统相关的疾病,病情很快得到控制,但不能下床走路,医生说需长时间住院治疗。当时我就想,完了,要在医院里过年了。

眼看年关临近,病友们相继出院,平时热闹拥挤的病房显得空空荡荡。母亲回老家准备年货,父亲则陪我在医院。我想早点回家,几次趁父亲去打饭时试着下床走路,但毕竟没力气,走不了几步,还差点摔倒。我当时真恨自己身体不争气,快过年了把自己扔进了医院,还害得父母操心。我情绪非常不稳定,总感觉处处不顺,总想发脾气。常常把衣服扔在地上,还踩上几脚,仿佛这样心里才好受些。父亲从不说什么,总是默默捡起地上的衣服。我听着父亲在厕所里洗衣服的声音,想象着他笨拙洗衣的样子,眼泪常常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。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,要学会控制情绪。

在期盼与抗拒矛盾心理中,终于迎来了除夕。在老家,没什么大过年的,年都过得隆重无比。一大早,母亲就从乡下搭车辗转到了医院,她带来了老鸡汤和猪脚。这些都是她提前炖好的,用煤炉子热好后端进病房,我们一家人在医院里吃年饭。“爸妈,对不起,害得你们大过年的还在医院陪我。”我满怀愧疚地说。“傻孩子,人哪有不生病的,管它在哪儿过年,一家团圆就好。”母亲说时还不断往我碗里夹菜。父亲没说什么,只是望着我,目光充满了柔情。

吃过年早饭,值班医生和护士都来嘘寒问暖,我当时心里暖暖的。最让我想不到的是,校长竟带着我班上十几个学生来看我了。孩子们带着各自礼物,围坐在我的病床旁。他们一个个像小大人一样嘱咐我好好养病,早点出院给他们上课。当时我非常感动,在孩子们清澈无比的眼眸里,我看到了爱和希望。那天,我们一起包了饺子,吃了年饭。孩子们为我跳了舞,还唱了歌。我默默告诫自己,一定要振作起来,要早点好起来,因为有那么多人爱着我需要我。从此,我一边配合医生治病,一边读书写作,我当时想到的就是“即使世界以痛吻我,我也要报之以歌”。大约一个月后我就出院了,身体几乎完全恢复,医生惊讶着说,是奇迹。

爱,往往能创造奇迹,这是我在医院里过年最深的感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