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1月23日

竹园深处

阅读数:644  本文字数:2131

田耀东

忽然心血来潮,想去曹家镇拍几张寿丰桥的照片。

老街上,寿丰桥的石狮们历经百年风雨,仍然神气活现的。桥下流淌的仍是百年前的水,碧清碧清的。连水草还是那几根,不过就是睡了一觉,泊在岸边的乌蓬船开走了而已。

时间到了老镇就凝固了。老街的老人还是老样子,晒着老太阳,呷着老热茶。人们连走路都轻手轻脚的,怕惊扰了老街的宁静。

本想在桥边多耽一会儿的,寻找几艘当年运载石料的帆船,看看远去的白帆,听听艘公的号子。但头顶上忽然凉嗖嗖的,天竟下起雨来了。雨并不大,但也不宜久留。回程的路上,河里的涟漪浓密了起来。路边的冬青、香樟被雨洗得油亮油亮的。那片竹园绿得透剔,院门却开着,好像专程为我避雨的。既然有缘,也就骑进小楼的走廊了。放下车子,满脸狼狈,但也未忘礼貌,真心赞一声:

“好竹!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。出乎意料,小楼老人笑吟吟地:

“无肉使人瘦,无竹使人俗……进来里边坐”。

老人在键盘上敲字,雨打竹叶潇潇,手敲键盘喀喀。

老人精瘦,竹骨梅肉,面善眼亮,像深山老仙。“你也喜欢苏轼的诗?”老人问。“偶然记得一两句。”真人面前不说假话。

那片竹真的好,看了就想折一根咬一口。竹边是青绿的枸杞园,结着珍珠般鲜红的果实,被小雨染得晶莹发亮。旁边是碧绿和油黑的蔬菜。慈眉善目的女主人戴着老花镜一丝不苟地挑着种籽:

“这是决明子,和枸杞同吃,养眼的。”

“春天,掐一把枸杞芽,炒一根嫩笋,拌一碟莴笋,老头子喜欢这样吃。”

真是碰到知己了。我们聊起了春天的枸杞芽,古人食桃花,油炸玉兰花,清炒马兰头……聊得兴起了,他忘记了下雨,拿个瓷盆,采了鲜红的枸杞果:吃!

吃着拉呱着,我掏出手机,把刚拍的寿丰桥向他请教,他如数家珍。

我向他说了看寿丰桥的原因,他说:“应该给后人留下一点东西。”

又说:“我就在寿丰桥下长大的,有什么尽管问我。”

他领我走进他的书斋:“喜欢看什么书自己挑。”仔细环顾,眼前一亮。

简陋的家俱,一桌,一椅,一凳,皆老而洁。只有电脑,是现代的。凡是空间,全是书。书橱皆厚重,不然就承受不住这岁月的凝沉。

北京的王府井大街,你不小心跌一跤,可能撞倒几个厅长、处长。沙地的乡路,偶然避雨,竟然就闯进了书斋。

巴尔扎克的“人间喜剧”二十四卷,傅雷全集二十卷,田汉全集二十卷,郭沫若全集,鲁迅全集,歌德文集,巴黎圣母院,战争与和平,红与黑……

这一张张橱、柜、搁板,就这么整齐地、满满地,把人类的精华汇集到这乡间的小楼。为了防潮防蛀,还把空间扩大到二层的客厅和卧室。连楼梯的转角处都是储书藏报的木箱和纸箱。橱柜明显的不够用,二楼的各种容器里都放满了书。皆整齐有致,有编号,有注册。打开藏书登记册,在编的已七千多册,并不包括全国各地的杂志和报纸。老两口的卧床被泊到一角,像守护金库的门卫。

我如在梦中。“您是?”

他抽出一册书,递给我,是歌德的“浮士德”。首页刻着“岩缝草斋藏书”。旁边是一行流畅的行书:陆继权。

“陆老师,能给我说说您的故事吗?”每一册书里都藏着故事:

“我是乡村教语文的,除了教书和看书,没什么爱好。歌德说,读一本好书,就是与高尚的人谈话。我老太婆怪我,说看书把我看成了穷光蛋。既对也不全对。我这个院子,人不在家,开一年门,梁上君子也不会光顾。把我扛去了,也不值三分钱。但我生活得很富足。我的朋友,全是古今最智慧的人。诗仙,诗圣,外国名家,青年才俊。只要想见,抽出一册,两人即可交流。年轻时青丝如云,如今须发皆白,但只要一册在手,就又回到青年时代。就像这竹园,永远青翠,谁有我这般富有?老太婆笑我,说书籍是我情人,魂全被书勾走了,也不全对。为了买书,皮带断了,用尼龙丝缝好再用。塑料凉鞋脱根豁口,用铁条烧红,补补烫烫,穿了十五年。只有书和老太婆不嫌弃我,那个情人肯跟我走?

他诙谐地一笑,像个孩子。

他抽出巴尔扎克《人间喜剧》中的一本,轻轻抚摸:为了买这二十四卷,我一时钱不够,向学校袁飞鹏主任借了一千元。买“田汉”全集二十卷,我向西宅老黄借了五百元。好书实在太多,梁晓声,汪曾祺,许多现代作家的作品,我还未全部收集到。《郭沫若全集》文学篇二十卷,考古篇十卷,我守候奔波了二十多年才买齐。还有补编和译文约四十卷,这几年也将陆续出版,又要够我忙碌一阵了。书海浩茫,我只集到一滴水。我八十了,如能活到百岁,能与书再相伴二十年,是我唯一心愿。

他说:我知道你是爱书的,今后,你想看哪本,随时可来。世界上,书是最无私的。你爱她,她必定爱你。人和书的爱情最甜密,最纯洁。爱得深了,世界就光明了。战争也少,贪官也少。一本好书,有时能影响一生的命运,你信吗?

“我信!”

他的老太婆笑起来:

“别听他,教书匠的穷理。”大家都笑起来。

“陆老师,您也写书吗?”我问。

他走到一张橱前停下:“偶然也写一些,不多”。

他抽出几本,赠给我。沉甸甸的,散发着油墨的芬芳。

全是他的著作。

诗集:《蓝天放歌》《车前草》《追求》。散文集:《星光灿烂》。寓言集:《贪睡的人》《孔雀的尾巴》《小狗熊玩滑梯》。

还有一堆齐人高的手稿。

“我正在整理,筹到款,再变成铅字。”他说。

“为了你的书,一辈子陪你过苦日子。”老太婆笑得很灿烂。

雨停了,我捧着满满的收获,告别了那一片青竹。

雨后的太阳那样红。小院,老人,竹园,全罩在晚霞中。金光灿烂,晶莹透剔。

真是一场好雨!